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pter 42

    阮烟怔然地站在原地, 听到叶青的话,脑中一片空白。

    “失联……”

    “太太,您先别着急, 周总所去的山区地处偏僻, 信号很差, 可能一时半会儿联系不到,越南那边的人也在想尽办法联系,一有情况就会通知我们。”

    阮烟的整颗心仿佛被手用力勒紧,让人窒息。

    叶青说了很多安抚的话。

    最后阮烟挂了电话, 她站在空荡荡的卧室前, 恍惚许久,最后弯下腰, 捡起地上的平安扣, 指尖轻颤。

    握着平安扣的手心出了汗, 垂着头,心头却重重吊起。

    她把平安扣贴在心口,一遍遍暗示自己, 周孟言不会有事的,只是暂时的失联而已,肯定不会出什么事, 说不定等会儿他就会把电话拨了过来,她肯定只是大惊小怪。

    阮烟走去阳台,看着外头忽而暗下的天色, 仿佛快要掉下雨来。

    半晌, 她阖上眼眸,握住栏杆,细眉紧锁。

    一个白天, 阮烟都在等待越南那边的消息,周孟言的电话从无人接听,变成了关机。当她和越南那边的工作人员联系上时,得知那边已经派人前往山区了解情况,具体的消息也还没传回来。阮烟嘱咐他们,一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她。

    阮烟没有胃口,吃不下饭,随着等待,心中的胡思乱想越来越多,越来越感到焦躁难安。

    傍晚的时候,她在游戏室坐着,可可趴在她旁边,她感觉精神状态太紧绷,想着小憩一会儿,谁知刚入睡,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如同惊醒般睁眼,看到是越南那边的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飞快接起,可可也爬了起来蹲在她旁边。

    “喂,张经理——”

    那头传来声音:“总裁夫人,我们派过去的那一批人刚刚给我们回了电话,只是那边信号特别不好,我们听得断断续续的,只听清了一些……”

    “听到什么了?”

    “好像在说什么‘失踪’,‘寻找’。”

    阮烟脑中如同迸开玻璃砸碎在地的声音,吊起的心重重往下垂去,“然后呢?他们还说什么了?”

    “其他的我们怎么也听不清了,现在那边所有的人都联系不上。”

    阮烟恍惚,“周孟言他是不是失踪了……”

    “夫人,因为今天工厂的事还在善后,现在我也没办法抽身,只能等着里面的人传出消息,如若今晚还联系不上周总,明天我会带人过去找,我们一有消息肯定会通知您的。”

    挂了电话,阮烟感觉一个酸意冲上眼眶,刺痛得水汽瞬间模糊了眼前,她捏紧手中的抱枕,忍不住就滚下泪来。

    她一直暗示自己周孟言一定不会出事,可是现在她得到的消息越来越往坏的方向靠近,听到“失踪”那两个字,她强撑已久的心理建设瞬间崩塌。

    她现在怎么能继续往好的方面想……

    他昨天早晨还给她发信息,说晚上给她打电话;他还很温柔地说,让她等他回家;她才刚刚复明,都还没有看够他……

    可是他就像是消失一样,怎么样都联系不到了。

    突然有一瞬间,她拿起手机,想给叶青打电话,让叶青帮忙去订一张去往越南的机票,她想飞过去找周孟言。

    可是她忽而记起,明天晚上自己还有第二场话剧的演出。

    她没有办法离开林城。

    即使再怎么担心周孟言,她也没办法不顾整个剧组的演出,只考虑自己。

    阮烟的脸埋进抱枕里。

    在游戏室里坐了许久,末了她起身,回卧室洗了把脸,而后往楼下走去。

    随便吃了点东西,她再次回到卧室。

    坐在床边,她戴上耳机,听着歌,再次拿起之前去自由行的照片,认真翻看着。

    翻到相册最后一页,她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耳机里忽而播放到陈奕迅的《无条件》。

    事与冀盼有落差

    请不必惊怕

    我仍然会冷静聆听

    仍然紧守于身边

    与你进退也共鸣

    阮烟想起那天晚上在书房外听到周孟言在唱,只是他还没唱给她听。

    她垂眸,压下眼眶冒出的红。

    良人可期。

    她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一个晚上,阮烟还是没有等到周孟言的消息,第二天她很早就起了,边洗漱,边看着第一次演出的录像,找到自己的缺漏。

    走出卧室,她打开衣柜,看到自己的衣服旁边,是男人格式各样的衬衫和西装。

    她手指轻轻掠过,发呆了一会儿,最后压抑住心中翻滚的情绪,关上了衣柜。

    换好衣服,她坐在梳妆镜前,边化妆,嘴里背着台词。

    在家里都忙碌好后,叶青接上阮烟,两人出发去了剧场。

    她来后,几个演员看到她,“阮烟,你怎么了,看过去精神状态不太好啊?我看你黑眼圈有些重呢。”

    其实她昨晚几乎没怎么睡,黑眼圈连化妆都只能遮掉一点点。

    阮烟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没休息好。”

    开始彩排后,阮烟努力集中所有的注意力,但也是因为心情低落,演“香丽”这个角色的时候,反而更好进入状态,哭戏也是分分钟掉下眼泪来。

    早晨的排练很顺利,中午,叶青买完了饭带她去到休息室。

    “还是没有消息么。”阮烟声音很轻。

    叶青低头:“嗯……”

    “你帮我订明天早晨的机票吧,我要飞去越南。”这周的演出今晚过后就结束了,如果今天还没有消息,她明天就出发。

    就像上次隔壁着火,知道她不舒服的男人连夜赶回来,而阮烟也做不到无动于衷,她想要去亲自找他。

    叶青应下,“太太,您先好好演出,别想那么多,我猜着今天一定会有消息的。”

    这也是阮烟所盼望的。

    排练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剧场里来的观众越来越多,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会比第一场还要热闹。

    七点,演出正式开始,阮烟如同第一场复刻一样,再次走上舞台。

    “二姨太,我觉得老爷心里肯定向着您,可别生气了……”

    阮烟说着台词,跟在晏丹秋身后下场,视线忽而落到观众席光线昏暗的后方,周孟言似乎站在那里。

    还未来得及再看一眼,她们已经走到了幕布后。

    当第二幕,阮烟再次走上舞台时,发现那个位置,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心底再次空了,没想到自己竟然都产生了幻觉。

    第二次演出,男人仍然不在。

    阮烟认真演完了这场戏,而后完美谢幕,众人散场。

    阮烟跟着几个演员,走去后台,她划开手机,看到仍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心间泛起一片苦涩和焦躁。

    周孟言已经失联整整三天了……

    她垂着头,前面的几个演员转过来看她:“阮烟,我们等会儿还要去吃夜宵,你不会还不来吧?”

    她摇摇头,声音保持平静:“抱歉,我不去啦。”

    他们走过拐角处,阮烟垂着头,给叶青发着买机票的信息,就听到前头起哄打趣道:“哦,难怪,是你老公来了,要接你回家啊。”

    阮烟愣了一下,抬头就看到五米开外的休息室门口——

    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的周孟言长身而立,手里拿着一束满天星,倒映她的眼底,如同星光揉碎,温柔洒在其上,一点点散开:

    “烟儿。”

    阮烟整个人呆在原地,脑中一震,甚至感觉自己又出现了幻觉。

    直至男人抬步,一步步走到她面前,抬手一揽,就把她紧紧拥进怀中。

    阮烟被他抱着,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孟言……”

    她靠在他胸膛,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感觉到他真实的存在,整个心如同充上血来,怦怦跳动,所有的难过,恐惧被他温暖的怀抱,瞬间摧毁。

    男人感受到她的欢喜,更感觉到她之前联系不到他的慌张,心间情绪翻滚。

    听到她抽泣,他低头亲吻她的头发,而后轻捧起她的脸颊,声音低哑:

    “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

    阮烟看着他,哽咽控诉:“我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我还想着明天去越南找你,你怎么不早点联系我……”

    周孟言抬手抹去她的眼泪,心乱如麻:

    “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这么担心。”

    其实这次去山区慰问员工,中间发生了一场真是谁也没意料到的意外。当时他们过去的时候,发现刚好员工家里的老母亲因为儿子去世、整个家庭失去了顶梁柱,精神变得有些失常,已经离开家里,失踪了好几天都找不到了,村民怕是不是也出了意外。

    于是周孟言等人只好留了下来,先等着大家把家属找回来,山里太过偏僻,与外界联系不上,周孟言试图给阮烟和公司的人打电话,也打不通。

    直到今天赶回来,他们才把所有的事情解决了,回到了胡志明市,男人得知阮烟这几天担心坏了,把剩下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事交给公司其他人收尾,买了飞机票,直接赶回来。

    阮烟听他说完,“我还以为是你失踪了……”

    他淡淡勾唇,俯脸落下一个吻在她额间,“怎么会,我不是说好让你等我回来么?”

    阮烟心头终于落了下来。

    身后的几个演员走上来,先是和周孟言打了招呼,而后看向阮烟,笑着打趣:“你们继续甜吧,我们先撤啦。”

    他们走后,阮烟感觉到被他搂着,慢慢反应过来,脸色一红,羞得想松开手,奈何男人动作仍然不变:

    “现在才害羞了?”

    “……”

    “几天没见,让我多抱一会儿。”

    阮烟轻轻揪着他的衣领,就这样被他无声搂着,激动的情绪也慢慢变成欢喜和甜蜜,她轻声喃:“你刚才看我演出了吗?”

    “看了。”

    “只不过不是坐在前面,主要是怕你看到我,就像刚才那样,激动得忘词了怎么办?”

    “才不会。”

    半晌,他松开手,对视着她,忽而开口:“这么担心我?”

    阮烟心跳加快,微微移开目光,声音很虚:“你还欠我那一场电影……”

    他知道女孩在口是心非,笑,“好,电影会看的。”

    把手里的满天星拿给她,阮烟捧过,就听他道:“这几天的花都还没送,以后也补回来。”

    阮烟淡淡莞尔,掌心就被他握住,力道不大不小,让人心脏怦怦直跳刚刚好,“走,我们回家。”

    回到家之前,周孟言先让司机拐去了一趟甜品店,趁着关门前,给阮烟买了一份提拉米苏。

    阮烟接过,咧开嘴角:“你以后能不能别专挑晚上给我买蛋糕。”

    不然这样吃下去,她真的会胖的。

    “哦?”周孟言转头看她,把她手里的蛋糕拿走,“那别吃了。”

    “诶——”

    怎么就真不给了呢!

    她立马护住,脑袋被摸了下,就听到他笑,阮烟忍着窘意,“你下不为例。”这次就算了。

    周孟言发现女孩会主动开始和他开玩笑了。

    他顺着她应:“好。”

    两人回到了家,可可迎了上来,阮烟牵着它,走去卧室,周孟言要拐去书房一趟。

    过了会儿,男人回到卧室,就看到阮烟摸着可可的头,在出神。

    “怎么了?”他坐到她旁边。

    阮烟看向他,淡声问:“我眼睛好了,可可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如果你想要留下来,我去问问导盲犬机构的人。”

    阮烟摇摇头,“我喜欢可可,也不希望它走,可是它这么聪明,应该要去帮助更多的视障人士,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价值。”

    导盲犬毕竟是工作犬,不是家庭宠物,每个市的导盲犬也不多,阮烟也不想为了自己喜好,就自私地把它留在身边。

    可可像是听懂了她在说什么,趴在她腿上,安抚她,阮烟心酸:“我想,对于可可来说,它应该也会很乐意的。”

    男人抬手轻轻揽住她,“我家烟儿真善良。”

    “那你和导盲犬的机构联系一下吧?”

    “先让他们寻找一下有没有需要配对的,估计还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可可还是会在家里。”

    阮烟点头。

    周孟言把可可带回狗狗的游戏室后,阮烟拿起换洗的衣物,走去浴室。

    洗了个澡吹来,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蕾丝收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