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pter 44

    仲湛静看着阮烟那双有神且对焦的眸子, 脑中掀起惊涛骇浪——

    阮烟她竟然复明了?!!

    仲湛静面色如同凝固一般,她甚至来不及控制自己的面部管理,“阮烟, 你眼睛好了?你、你什么时候好的啊?”

    阮烟把她震惊的表情尽收眼底, 笑容如初:“其实几个星期前就好了, 只是当时你在外地,我想着当面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你这么惊讶吗?”

    仲湛静感觉浑身僵硬,脑中空白了好几秒。

    阮烟已经复明了, 她突然感觉原本在阮烟面前高高在上的姿态, 再一次被压低了。

    她干笑两声:“刚才看你朝我们走来……我都被吓到了。你怎么知道是我?”

    “前几天在朋友圈看过你的照片,刚才你们走到这, 我看到你们似乎在讨论我, 我就认出来了。”

    “……”

    仲湛静回忆起刚才和朋友指指点点、面色带着讥讽的模样, 竟然是在阮烟的眼皮子底下。

    他们说了那么久,她就无声看了她们那么久。

    像是在看一场地下的阴暗演出般。

    她觉得自己在阮烟面前的面具被一点点扯下来,如同莫大的羞辱, 偏偏阮烟还笑得如此云淡风轻,似乎是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仲湛静头顶灌下灭顶的羞辱,发觉自己这么多年来被外界所夸的温婉端庄, 在复了明的阮烟面前却显得格外虚伪。

    就像她是装出来一般,而阮烟,特别是在复明之后, 唯一有的那些自卑已经全然褪去, 真正从里头散发出那种优雅的气质。

    仲湛静手心出汗,保持脸上的笑意,“刚才我也看到你了, 所以才和朋友说了声,正想着带着她过来找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同学,左珍。”

    左珍看着阮烟,从惊愣中回味过来,心里很虚:“你、你好……”

    她刚才也呆住了。不单是因为发现阮烟复明,还有看到全脸之后的阮烟,发现对方竟然长得这么漂亮。

    想起刚才讽刺的话,她感觉脸颊发烧,全身都难受起来。

    阮烟打完招呼后,仲湛静默了默,开口试探阮烟的态度:“阮烟,那你现在眼睛好了,生活就方便多了,真替你开心。”

    “嗯,还要谢谢你前段时间给我带的草药。”

    “没事……小忙而已。”

    阮烟收到周孟言的信息,对方说提前忙好了,可以过来找她。阮烟对面前两人道:“孟言要过来找我了,我就先走了。”

    “你、你去吧。”

    阮烟视线看向前方,从她身旁擦肩而过,直到感觉软烟走远了,她紧绷着的身子才松弛下来。

    身旁的左珍慌了神:“她竟然复明了?那我们刚才那样说话是不是都被她看到了?”

    仲湛静额头冒出汗来:“她应该没多想吧……”

    毕竟刚才,阮烟似乎一点生气都没有。

    而走回室内的阮烟,回想起今天在按摩房门前听到的那些话,笑意渐收。

    原来赵月改剧本的事是对方真的有意为之,仲湛静早就知晓。

    而且仲湛静一开始就看不起她,却把她当成好朋友,各种关心询问,演了一出好戏,甚至还打算继续在她面前演下去。

    阮烟忽而觉得可笑。

    阮烟走到洗手间,拿出包里的口红,而后在唇瓣抹上一抹复古棕红,抿了抿唇,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既然仲湛静想演。

    她就陪她演下去。

    她拿起包,走出洗手间,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站在那等待她的周孟言。

    心中被搅扰的情绪,渐渐安定下来。

    她走了过去,对方似乎闻声,转头看她,眼底而后镀上柔意。

    阮烟走到周孟言面前,他低沉的嗓音落下:

    “感觉两个小时没见,烟儿又漂亮了。”

    阮烟脸颊透了点红,“哪里呀,你忙好了?”

    “嗯,现在饿了吗?”

    她点头,“好饿了。”

    他揉揉她的后颈,笑,“带你去吃饭。”

    午餐结束后,两人回到套房。

    外头的阳光正午最为灿烂,阮烟站在阳台上看海,忽而间手腕就被握住,他牵着她走到椅子上坐下,而后把她拉到腿上。

    “你干嘛……”

    她红着脸,被他圈住,他就拿起叉子,给她喂了口西瓜。

    “甜么?”

    阮烟点点头,晃着小腿,“甜。”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周孟言看着外头的阳光越来越大,就把她带了进去。

    阮烟趴在床上看书,周孟言就坐在床边,看着笔记本电脑。

    安静而闲适。

    阮烟翻着书本,想起早晨的事,又有点出神,过了会儿出声:“孟言,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傻噢……”

    他看向她,笑笑,而后把电脑放到床柜,坐到她旁边:“怎么就傻了?”

    阮烟垂眸:“就是有的时候,我分不清楚人家是不是真心待我。”

    男人闻言,抽走她手中的书,而后把她抱了起来,半靠在他怀中,问:“有人欺负你了?”

    阮烟摇摇头。

    她暂时没打算和周孟言说。

    “我就是觉得我自己有的时候没有办法分辨。”

    周孟言揉揉她的脑袋,“这个和你的性格有关,有些人戒备心很重,交朋友不轻易交心,有些人就比较容易付出真心,各有各的好处,不过很多事情时间会检验的,俗话不是说日久见人心么?”

    阮烟点点头,就听到他道:“如果烟儿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和我说,嗯?”

    “嗯。”她扬唇。

    下午的时间,周孟言陪阮烟在套房里待了会儿,又去忙工作的事。

    阮烟窝在床上和室友打了会儿游戏,不打算出去,傍晚的时候,周孟言回来接她去吃晚餐。

    夜幕降临后,游轮在黑暗的海面上,点上一层亮光,阮烟手里拿着杯哈根达斯,想去甲板上走走,却被周孟言拦住:“我带你更美的地方。”

    “什么?”

    “这个游轮顶端有个观光舱,那里视野最好,带你去那。”

    “好呀。”

    周孟言牵着她往电梯口走,走到那,刚好身后走来一个人。

    仲湛静低头看着手机,听到阮烟和周孟言说话的声音,飞快抬头,两人也同时转头看到了她。

    仲湛静愣了下,笑道:“嗨。”

    “湛静姐。”

    阮烟开口打招呼。

    仲湛静看着周孟言微冷的神色,心头被刺了下。

    周孟言看向阮烟,拿走她手里的雪糕,“最后一口吃完了。”

    “唔……”阮烟皱眉,“就最后一口口。”

    他弹了弹她脑门,“一口都不行,吃了等会儿不舒服怎么办?”

    “噢……”

    他揉了揉她的头,“等会儿带你吃其他的蛋糕。”

    “嘿嘿好呀。”

    仲湛静看着他们俩亲昵的举动,感觉自己站在后面如同空气一般,她忍着尴尬,主动开口:“对了,你们这是去哪?”

    阮烟转头看她:“我们打算去顶层的观光舱看看。湛静姐要一起去吗?”

    “我……”仲湛静刚要开口婉拒,男人揽住阮烟,淡淡出声:

    “观光舱不大,三个人进去很挤。”

    仲湛静:“……”

    她怎么会不知道,男人这话是明摆着不让她当电灯泡,仲湛静压住脸色的僵硬,“我、是打算去找朋友的,你们去吧,”

    电梯门开后,周孟带着阮烟走了进去。

    门关上后,站在外面的仲湛静气得脸色乌青,紧紧握拳。

    到了顶层后,周孟言牵着阮烟走去观光舱,周孟言已经提前预约好了,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观光舱里只会有他们,工作人员领着他们进去。

    走到里头,阮烟看着整个观光舱类似于摩天轮一样,豪华游轮如同塔吊一般,把观光舱吊在游轮最高的空中,往外探到海面,在里头,既能看到游轮的宏大轮廓,而脚踩的正底下,就是海面。

    工作人员离开后,太空舱只剩下两人。

    阮烟看着里头舒适宽敞的空间,这才发现刚才周孟言和仲湛静讲的话根本就是故意的,这里面待个十个人都没问题……

    周孟言牵着阮烟,走到透明的玻璃旁边,“烟儿看。”

    阮烟被眼前的美景所惊叹到:“这里的风景也太漂亮了,比在下面看得视野开阔多了。”

    “等到白天的时候又是不一样的景色。”

    阮烟莞尔,“我们明天再来看一次,怎么样?”

    “好。”他应着她。

    看完了风景,两人坐在圆桌前,周孟言看着明眸皓齿的姑娘,准备了会儿,把一早就安排的一个项目拿了出来,“烟儿,想不想听一首歌?”

    阮烟心下一动,猜到了什么,却还是保持惊讶:“什么歌?”

    “给你唱一首陈奕迅的《无条件》。”

    阮烟不禁扬唇,“你会唱粤语歌?”

    周孟言轻咳两声:“我学了点。”

    其实他是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

    虽然已经提前预知到这个惊喜,但是阮烟听到的那一刻,还是感觉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那你唱,我听。”

    随着伴奏响起,周孟言很认真地开始唱这首歌,开口的那一刻,阮烟还是被惊艳了一瞬,他似乎是花了很久的功夫,粤语唱的很流利好听,加上男人本身就低沉的声线,缱绻的声音敲在了她心上,让她的心怦怦直跳。

    当潮流爱新鲜 当旁人爱标签

    幸得伴着你我是窝心的自然

    当闲言再尖酸给他妒忌多点

    因世上的至爱是不计较条件

    谁又可清楚看见

    ……

    阮烟看着他,心中所有的情绪都被他牵引,为之悸动。

    待男人唱完,她感觉眼眶热热的,弯唇一笑:“孟言,我怎么没发现你竟然这么会唱歌。”

    男人见她喜欢,勾起唇角,“以后你想听什么歌告诉我,我都唱给你听。”

    “你这么喜欢唱歌呀?”

    他扣住她的后脑勺,眸光含着深情:“我是喜欢为你做一切事情。”

    他想给她全部的明目张胆的偏爱。

    可以很高调,也可以很简单。

    “我想让你每天都对我多一点心动,这样有一天,你就会喜欢上我了。”

    几天的豪华游轮之旅结束后,阮烟和周孟言也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

    周二一大早,黑色劳斯莱斯停在欧拉公司的地下停车场,江承拉开后车的门,身形颀长的男人踏下了车。

    周孟言往前走去,身旁跟着江承,说着今天的事:“周总,刚才接到欧拉总裁办的通知,阮乌程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应该是为了昨天股票下跌的事。”

    上周末,欧拉上个季度的季报公布,周一刚开盘的时候,欧拉的股票就直接跌了6.9%,中间虽然有些波动,最后下午三点收盘时,显示跌了4.8%.

    “听说阮乌程……气炸了。”

    周孟言慢条斯理转动着腕表,扯起嘴角:“猜到了。”

    上个季度周孟言又大动了欧拉,再次动摇了阮乌程背后的势力,并且进行新一轮的技术和生产线改革。

    江承道:“阮乌程生气应该不是因为股价跌了,而是想借此对您发泄愤怒。”

    周孟言勾唇:“所以他今天叫我来,绝对不是为了‘训话’这么简单。”

    电梯上行,最后到达了董事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周孟言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阮乌程坐在办公桌前,而身旁站着的是则是财务总监甘庐,还有几个在公司站队阮乌程的心腹。

    看来是要一同问责。

    周孟言走上前,“阮董事长——”

    阮乌程冷眼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模样,而后把季报甩到他面前,“周孟言,这就是您作为总经理经营欧拉一个季度下来的情况,你应该看过了吧。”

    年后,因为欧拉持续从外引进人才和生产线,耗费了打量的现金,加上新产品还在生产中,无法产生利润,因此季报上显示,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5亿,投资活动现金流也为负数。

    加上原先的产品在海外还没打开市场,利润率下降导致净资产收益率同比下降10%,净现金流量同比下降5%,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下降40%。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