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蜜里调婚最新章节!

    chapter 46

    周孟言看着她泛着水波的眸子, 听到她问,看着她,哑着的声线很低, “让我来, 烟儿。”

    他想要拿走主动权。

    阮烟偏偏不给。

    阮烟狡黠一笑, 吻上他的唇:“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

    他也不知道小姑娘怎么喝了点酒就像变了个样子。

    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羞涩,就像是个妖精。

    阮烟无声勾唇,威胁他:“可是我还没玩够,你要是碰我, 一周之内你都别想进我的卧室。”

    男人闻言, 笑了:

    “今晚会有你求饶的时候。”

    “……”这人反过来威胁他了是不是!

    过分!她偏不妥协!

    阮烟松开他的脖子,起身, 男人下意识拉住她的手, 阮烟笑着挣脱开, “继续坐着哦。”

    她转身走到落地窗前,而后按下关窗帘的按钮,两边窗帘渐渐合上。

    房间里的光线更加昏暗。

    两盏香薰蜡烛, 如同黑色海洋里的两座灯塔,带着整个影音厅里,波澜起落, 沉浮。

    窗帘合紧,阮烟转过身,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无声对望。

    在男人眼底浓浓的情绪包裹下, 阮烟忍着羞涩, 指尖捏住睡裙各一角,而后抬起双手。

    她如同礼物被拆封开来。

    周孟言的目光直直落在她身上,眼底划过一道怔愣, 黑眸旋即如再次被泼了层墨一般。

    阮烟感觉被他热.烈的目光包裹着,心跳加快,身上泛了层粉色。

    “好看吗?”

    她问。

    他薄唇吐出哑的几字:“好看。”

    “喜欢?”

    他哑声反问:“你觉得呢?”

    她不需要去刻意了解这一幕对于眼前的男人来说冲击力有多大,只看到他白日里从未有过的神色,是只有她能看到的神色,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下一刻,她抬步朝他慢慢走去。

    女孩光着脚丫踏在地毯上,像是堕落众生、勾人魂魄的仙女。

    走到茶几前,她弯腰拿起高脚杯,仰头灌了口红酒。

    而后到周孟言面前,她膝盖搭在他身侧的沙发上,而后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红酒的味道在两人唇.齿间散开,芳香馥郁。

    女孩终于回到他怀中,周孟言抬手,强势地扣住她的后脑勺,阮烟感觉到他着急,她往后躲,逃离开他的唇,朝他莞尔:

    “我还没说游戏结束呢。”

    “把你的手放在沙发上。”

    女孩在怀,周孟言手却不能碰,他沉重地呼吸了声,在她耳边道:“今晚会让你加倍还回来的。”

    阮烟心尖一颤,努努嘴:“快点。”

    他只好把青筋暴起的手搭在沙发上。

    阮烟抬手,继续帮他摆弄纽扣,他视线直直落在她身上,感觉煎熬无比,忍不住低声催促她。

    阮烟反而故意放慢速度,在他耳边道:

    “你还记得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有天晚上我头发卡在裙子拉链里了,当时我也是像现在这样,你可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看看你现在……”

    男人果然就是男人。

    他看向她,认真道:“当时的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喜欢你。”

    阮烟心里悸动,手指在纽扣处弯了一下,她旋即看到衬衫包裹下的男人的胸.膛。

    在酒精的催化下,阮烟勾住他的脖子,星星点点的吻落在他的肩头,而后她停下来。

    手从胸.膛最后到了金属纽扣,她咬着唇,看向他:

    “我之前那次喝醉的时候好像解过。”

    他额头冒出汗来,问她:“现在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她忘得的干干净净,还一脸骄傲地仰着下巴。

    “烟儿,我很难受。”他声音很低。

    阮烟看他这模样,最后被他诓骗到了,软了心,坐到一旁:

    “那你自己来。”

    男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带上了成熟男人的魅力,阮烟坐在一旁看着,移开目光,感觉天干物燥。

    等等,明明受折磨的不是他吗?!

    等到他变成和阮烟一样,男人转头看她终于羞红的面色,忽而一笑:

    “还不上来?”

    阮烟:“……”

    喝了酒的她,谁怕谁!

    她起身,重新坐在他怀中,阮烟道:“我还没说碰,你还是不可以噢。”

    他脸一黑,“还玩?”

    “嗯呀。”

    阮烟和他接吻,他渐渐拿走主动权,即使不用手,也可以有意无意地让她乱了心跳。

    阮烟渐渐感觉脑中混混的,有点支撑不住,当最后,阮烟已经失去理智,停下后,朝他嫣然一笑:“想吗?”

    “想。”

    她握住他的手,而后放到身前,在男人耳边吹了口气:

    “那现在可以开始了……”

    她话音刚落身子突然被揽住,他翻了个身,就把她放倒在沙发上。

    “喂……”阮烟惊呼一声,看着他的视线,害怕地想逃,就被他紧紧按住,他低声问:“现在轮到我了?”

    “……”

    完了完了,阮烟感觉,报应要来了qaq.

    阮烟红了脸,和他撒娇。

    他笑了:“现在求饶了?刚才不是玩得还挺开心?”

    感觉沙发太窄,周孟言抱着她起身,而后把她放到平整宽大的地毯上,女孩的黑发散落的地毯上,和身子的白皙形成鲜明对比。

    他眼底一暗,俯下身狠狠夺走她的呼吸。阮烟呜咽着,感觉到比从前每一次都更要急切强|势。

    房间里,阮烟仿佛被男人带进虚幻的世界之中,她感觉全身血液都在加速流动,烛光微微晃眼。

    最后,还是他拉着她坠入深渊。

    阮烟深陷其中,终于软声催促,却感觉到他抱着她忽而停下,气息不稳:

    “东西还在卧室里。”

    阮烟抬手指了指茶几下,羞红了脸,“我刚才拿过来了。”

    在看电影之前。

    周孟言起身去拿过,而后回到她面前,把手中的东西拿到她眼前,笑问:“你觉得两片够么?”

    “唔……”阮烟脸色酡红,手掌盖住眼睛,透过缝就看到他撕开包装。

    她心跳如鼓。

    感觉如同第一次一样紧张。

    当他重新揽住她,他在她耳边道了句,阮烟掐住他的肩膀。

    她第一次感觉到。

    原来和喜欢的人做这样的事,会有种前所未有的美妙和满足。

    她眼里,心里,只有周孟言。

    她完完全全,和他在爱意中融合。

    房间里,暗香涌动,只要有人在门口一听都能知道里头在发生什么样的事,烛光照着的墙壁上,人影摇曳,如同在深海中沉沉浮浮。

    他下巴的汗水地落在她肩头,他的手扣住她的发顶,一声声道:

    “烟儿,看着我。”

    “看我……”

    从前她失明,现在她看得见了,他渴|望她目光的注视。

    阮烟看着他,感受到他眼底满满的爱意,不再像是从前那样只能靠着耳朵,她眼眶不禁发热,心脏怦怦跳动。

    许久之后,周孟言抱着她,走回了卧室。

    她被放在软被上,他身子往后缩着,求他:“能不能休息一会儿qwq.”

    他笑了声,上了床,把她拉进怀中,感受到她有点累了,在她耳边说着甜腻的情话哄着她,直到女孩招架不住,又换了个方向求着他。

    阮烟眼前的水汽消散又浮现。

    只能紧紧抱着他,当成唯一的浮木。

    她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前,她看到墙壁上闹钟指向凌晨3点。

    男人还在继续。

    天光大亮。

    房间里,旖|旎的气息还在漂浮,随着阳光落进,慢慢消散。

    阮烟意识渐醒,睁开眼,动了动身子,感觉快要散架了一般。

    昨晚周孟言再次破了时长和次数的原纪录。

    只记得她三点钟昏睡过去,后来断断续续醒来,软声求饶,可是他死活就是不放过她……

    为什么这人三十岁了,精力还是这么旺盛!

    搂着她的周孟言感觉到她动了,慢慢睁开眼,看到她:

    “烟儿醒了?”

    阮烟对上他的视线,又羞又恼,把脸盖进被子里,翻了个身背对他。

    男人自然知道她生气的理由。

    阮烟被他重新拉进怀中,他把她翻过身来,柔声哄她:“是我错了,别生气。”

    阮烟手掌推着他胸膛,“讨厌你……”

    她开口,两人都听到了她沙哑的声音。

    阮烟:“……”

    彻底不想和这人说话了。

    男人起身,拿起床头的水,她喝完,躺下床,被他重新搂住,他逗问她:“以后还打不打算玩那样的游戏?”

    “……”阮烟又气又心虚,“你再说?”

    周孟言沉沉的笑声落在她耳边,“不提了。”哄了她一会儿,他柔声问:“还困不困?”

    “好困……”

    他摸摸她的头,“继续睡。”

    阮烟被他搂着,渐渐睡着,等到她熟睡后,他掀开被子下床,整理了下房间。

    一个小时后,阮烟翻了个身,再次醒来,迷迷糊糊坐起身,刚好卧室的门被打开。

    她抬头看到周孟言手里拿着一包东西,走了进来。

    “刚睡醒?”

    “嗯。”

    他走到床边,把袋子里的药拿了出来,“过来,给你涂个药。”

    阮烟:??

    “这是什么?”

    他抬头看他,几秒后淡声道:“消肿的。”

    阮烟愣了几秒,脑中一僵,“这、不会是涂在……”

    他眉梢挑起,抬手刚拉住她的手臂,阮烟就烧红了脸,立刻挣脱:“我自己涂就好!”

    他扯起嘴角,“害羞了?”

    阮烟面色酡红,不敢想象他帮忙涂药的那个画面,“其实好像也没有很肿……”

    她试图狡辩。

    男人见状,上了床,握住她的手臂,把她轻拽进怀中,安抚:“乖,不涂药等会儿疼了怎么办。而且我是你老公,还需要这样扭扭捏捏的?”

    “躺好。”

    他语气不重地命令。

    纠结了三秒,阮烟最后乖乖躺下。

    想想看,他看过摸过,她似乎好像再害羞也就那样了。

    阮烟羞赧地阖着眼眸,听听窸窸窣窣撕开包装的声音,过了会儿,冰冰凉凉的触感盖了上去,传来一阵凉意。

    男人的视野里,有些微微撕裂的伤口,他动作很轻柔。

    的确是他的错。

    “下次我一定轻点。”

    听到他心疼的语气,她别开头,哼了一声。

    下次一定从来不可信。

    涂完药,他帮她拉好裙字,而后上前把傲娇的女孩抱了起来,轻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