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那些年我在锦衣卫最新章节!

    午膳时分,青翠布完菜退到一边,凝着互相夹菜的两人,面上笑意欲浓。

    得知牧容和卫夕半路遇险,生死未卜,她和老夫人担心的彻夜不眠,直到君澄找到了两人传来消息,她们才松了口气。

    虽然牧容昏迷许多天,但也算是因祸得福。两人的关系好像突飞猛进了,如胶似漆的模样让人光看看都觉得甜腻,所谓患难见真情还真不是无稽之谈。

    卫夕将一块糯米肉夹给牧容,乌溜溜的眼睛里弥散着好奇的神色,“大人,皇上召见你所为何事?”

    两人的关系愈发明朗,牧容倒也不在避讳,挑挑拣拣地说个大概:“也没什么,福王和逍王两位王爷回京了,要我加派几个得力的锦衣卫在京护送,盯着他们点。”

    “要加派锦衣卫护送?”卫夕面露纳罕,“两位王爷是从封地回来的吗?皇上这么紧张,看起来他们本事很大啊!”

    总所周知,皇上那个位置不好做,享受着万丈荣光,也吞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两个王爷回京,光宏帝就要正大光明的出动他的鹰犬,不知这背后牵扯了多少皇家的恩怨情仇。

    有些事她知道的越少越好,心头这么暗忖着,牧容眉眼亲和的吃掉了那块糯米肉,随后避重就轻的说道:“两位王爷分别是当今圣上的六弟和七弟,之前一直在南魏当质子。五年时限已过,现在才回京。在外头呆了那么多年,皇上自然要提防着点,免得发生什么通敌叛国的变故。”

    “唔。”卫夕领悟的点点头,噙着筷子略一沉思。

    在新营回炉的时候,孟尧曾经给她介绍过大华的近况。这南魏和大华划江而治,多年来一直势均力敌,眈眈相向。直到前些年两国的边境纷扰才逐渐停息,大开商埠进行通商贸易,原是因为互换了质子。

    她侧首看向牧容,“那南魏这边的质子也送回国了?”

    “还没。”牧容摇头,“赢山王在来大华之前备受南魏政党的排挤,质子时限虽然已过,南魏那边没有过来迎接的意思,而他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眯眼笑笑,“赢山王酷爱舞文弄墨,不涉朝政,跟皇上又是话里投机。客要留,主也没有撵的说法。这么一来,皇上就赏了他永居大华的权力。”

    呵,这光宏帝还真是宽以律己严以待人。自己的亲弟弟防的那么狠,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收留了一个外邦的王爷,也不怕他暗通书信。

    不过这光宏帝应该也是个多疑的人,或许那赢山王身边早就塞满了锦衣卫。

    皇家的事纷繁复杂,听起来就让人耳根聒躁。联想到已经被灭团的老章王,卫夕没奈何的撇撇嘴,开了个新话头:“大人准备派谁去?”

    “此事非同一般,必须要去贴己人。”牧容顿了顿,仰起眸将眼光放远,凝向院里绿幽幽的云松,“就……君澄和花六吧。”

    翌日,巳时末。

    春和殿内奏响丝竹,衣着撩人的貌美舞女脚踏节点,顾盼回眸间水袖飞舞,伴随着阵阵香甜的胭脂香,迷得人心乱神怡。

    光宏帝一身明黄,端坐在上,笑容宴宴又带着不可睥睨的天家风范。堂下右侧坐着福王和逍王二人,衣着绯红蟒袍,而左侧则是南魏质子赢山王。

    因为地域差别,南魏服制和大华略有不同。南魏善于造丝,赢山王所穿的圆领蟒袍为上等的玄色锦绸所造,袖缘和襟口皆绣精致蟒纹,举手投足间缎面华光璀璨,如同噙着一汪杳杳流动的温泉水。

    皇家之子毕是受到天地宠厚,皆是样貌俊朗。

    卫夕从偏殿里窥出半张脸,草草遥望了一眼。对面坐着的男人面容带着不健康的皓白,眉眼看起来有些模糊,隐约应该是精致受看的。时不时的抬手掩唇,状似轻咳。

    真是遽然流泻一丝病态美啊!

    她暗搓搓地腹诽着,贪心地往前踏了步。正欲细看养养眼,身后一只大手却揪住了她的飞鱼服,一把将她揪了回来。

    “瞎瞅什么,不想要脑袋了?”牧容将她松开,板着脸盯住她。在他印象中,卫夕应该不是第一次进宫,怎么还是这般毛躁。

    “大人赎罪。”卫夕知趣的抿抿嘴,这里可不是亲切的指挥使府,若在皇宫里乱了规矩,那可真是好奇心害死猫了。

    她讪讪地站到牧容身边,静谧让她有些不适,索性和他分享起了她的见闻:“嗳,对面的那位王爷身子貌似不太好呀?但是生的好像挺俊。”

    “……无聊。”牧容冷眉一扫,不再搭理她,顺着偏殿垂帘的缝隙往外看去,眸光锐利宛若鹰隼。

    春和殿里杯觥交错,光宏帝和王爷们开怀畅谈,一副情深意重的模样。然而他恨不得生出一双透视眼来,窥察出这里头暗藏的涌动。

    他凝望的太过专注,秀气的眉尖捻成了一小团。卫夕以为他生气了,心道一句:好小气。见四周这会子没人,她拽住他的琵琶袖,轻轻扯了扯,“大人,你不会又吃醋了吧?”

    她曼着声,音调软糯糯的听起来很舒服。牧容回过神来,垂眸睇她时眼眸轻眯,看似哭笑不得,“我的好姑娘,本官哪有这么多醋可吃?”

    “唔,那就好。”

    卫夕收回了作乱的手,手心里的汗津津的,她在曳撒上抹了抹,盯着外殿里的舞女不再说话。不吃醋倒是好事,可她心里却开始有些矫情——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