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那些年我在锦衣卫最新章节!

男人,哪会轮得到一个小女子来保护?

    “如果前方是火坑,我能看着你往里面跳吗?”卫夕半蹲下来,双手伏在他的膝上,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笑容,“相爱不是自私的,既然决定在一起了,我也不能只顾着享受你的爱。我不是世家大族出身,没能力为你的前程锦绣添花。不托你后腿,不给你脸上抹黑,好好照顾你,这就是我现在能给你的爱。或许有些渺小卑微,但我已经竭尽全力了,你能懂我吗?”

    她歪了下脑袋,依旧是浅笑盈盈,可那双翦水秋瞳里却蕴着丝没奈何的意味。如果她能穿越到一个世家大族的身上,或许就不用这么身不由己了。

    不过这个想法也是稍纵即逝,她很快就从失落中走了出来。若真是那样,恐怕她和锦衣卫也八竿子打不着了,自然也不会和牧容有什么纠葛了。得不偿失,还是现在比较好。

    夜色如水,幽凉沉静,弥漫在空气当中,渐渐将两个人包裹起来。牧容凝她半晌,扬唇浅浅一笑,双手扣住她的腕子,将她拉入了怀中。

    “我懂,但有一点你忘了。”他半阖起眼眸,往前探身咬了咬她的唇瓣,张弛而出的嗓音如美酒一般香醇,入耳酥绵:“卫夕,有你就是锦上添花了,本官……早就满足了。”

    京城西,赢山王府。

    城中人人皆知,这座奢靡的庭院是属于南魏质子的。传言府里游廊相衔,雕梁画栋,里头养了许多南方的奇珍异兽。

    然而这座在百姓口中雍容华贵的府邸却异常安静,入夜后没有夜夜笙歌的迹象,亦没有丁点取乐的丝竹之乐。黯淡的月光下,院落里的绢灯都少得可怜,星星点点的分布在各个角落,在初春的夜里甚是冷清。

    后院亭台楼榭,有一硕大的精钢鎏金笼立在这里。笼上悬挂着大红的牛皮灯笼,在微弱的火芒照射而下,隐约可见一个身着皂色交领长袍的男人斜靠在笼中软榻上,几只漂亮的蓝孔雀正杵在他周围,傲慢的抬着爪子漫步。

    男人将双手掖在宽袖中,侧头闭目养神,趁着月光和烛火,画面格外静美,如同误入了神仙的后花园。

    就在此时,靠边的蓝孔雀羽毛一抖,尖尖的喙中发出了尖亢的叫声。一个黑影从空中灵巧落地,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杨柳隔着硕大的鎏金笼半跪下来,恭敬地唤了声:“王爷。”

    赢山王耳根动了动,连眼帘都没抬,只是懒懒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么,这王府隔墙有耳,不是你来的地方。你倒是胆子大,也不怕大华皇帝抓了你问罪。”

    杨柳闻言不屑地笑了笑,眸中裹挟出一丝戚戚然的味道,“王爷言重了,杨柳现在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又是一个置之度外……

    貌似从迦元消失的时候,杨柳就一直是这个状态,颓丧固执,让他心烦又无奈。又一次想到了烦心事,赢山王叹了口气,“说吧,有什么事让你兜不住了,连性子都变得毛毛躁躁的。”

    言谈间,他缓缓睁开眼,柔和的光线下依稀可见一张娴雅的面孔。扶着软榻而起,抬手逗弄着一只蓝孔雀,镶金滚边的宽袖如荷叶泛起层层涟漪,动作徐徐而优雅。

    杨柳没他那个好心性,眸中光影卸去了女子般的柔媚,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锋利,急不可耐道:“王爷,我今晚接了一个女客,长的……好像迦元。”

    话音一落,赢山王抚摸孔雀的手遽然一顿,愕然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你……你说什么?”

    杨柳不急不躁,复道:“王爷,今晚我接了个女客,貌似是逍王的随身女侍卫,眉眼里很像迦元。”他顿了顿,懊丧地垂了唇角,“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她。”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将日复一日的沉静打成了粉碎。赢山王像被坠子扎了一下,蓦然站起身来,负手在鎏金笼里来回踱步。

    他深知杨柳不会拿这事玩笑,可他还是有些发懵。质子之期已过,他没有选择重归故土,一方面是因为魏国没他的立足之地,另一方面——

    就是为了寻找失踪的迦元。

    从她消失的那一年,直到他成为质子,十几年的光阴,他都在断断续续的寻觅。可过去了这么久,他却连个眉眼相似的人都不曾遇到过。如今……苍天总算开眼了?!

    思及此,心口窝嗵嗵地跳动起来,一下一下,没了往日的节奏。

    赢山王如梦方醒,顷而踅身看向杨柳,蹙眉抿唇的模样甚是威严,“先去验身,切记不要声张。如果真的是她,就把她给本王带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夜风撩起短竭,飒飒抖动。杨柳得令,拱手道了声:“是。”

    赢山王没再接话,仰头凝向没入云彩的圆月。静了久久,他轻启薄唇,声音带着显而易察的颤抖:“这么多年的离散……委实是本王亏欠了她。”

    十年如一日,他心里记挂的,唯有公仪迦元一人。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