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那些年我在锦衣卫最新章节!

    是夜,城门已经关闭。牧容掏出腰间金牌,守门的官兵这才放行。出城后他一路快马加鞭,没多时便赶到了锦衣卫新营。

    将马栓在树上后,他疾步跑到新营的砖墙下,贴墙站了一会儿。他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如今要做贼似得闯入自家地盘,若是被手下人知道了,定是要笑他呆蠢了。

    凝着腰间鼓鼓的秋香色锦带,他微一叹气,足尖轻点,轻盈地翻入营中,悄无声息的摸到了东北角的幽闭室。

    他不知道卫夕被关在哪个房里,只得一步借力跃上屋顶,逐一掀开瓦片查看,终于在倒数第三间房里寻到了她——

    房里烛光黯淡,卫夕抱着膝盖蜷缩在墙角,脑袋倚在脏兮兮的墙壁上,细长的手指不知在墙上划拉着什么。面容虽然看不太清,但那落寞无助的神态倒是楚楚可怜。

    牧容的眼光凝滞了半晌,心尖莫名发酸。

    自从上次开营仪式后,他就未曾再见她。并非不想,而是刻意压抑着某些作祟的情思,不让它疯狂生长。如今细细一看,她瘦了不少,原本娇小的身材更不显眼了。

    胸口有些气滞,他将视线转移到别处,深深喘息了几口,这才将腰间的锦袋取下,顺着掀开的瓦片扔了进去。

    咚——

    一声闷响吓得卫夕一颤,迷瞪的睡意登时消散的无影无踪。意识清醒后,她惘惘的循声一看,只见不远的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精致的锦袋。

    “……”

    亲娘,这是闹鬼了?

    卫夕惶恐地揉揉眼,不管她信不信的,锦袋依旧在那儿。

    她咽了咽喉咙,慢慢地走了过去,确信那东西的确只是个死物件后,动作僵硬地捡了起来。打开一看,原本黯淡的眸子顿时变得亮如星辰——

    老天爷给她送吃的来了!

    锦带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小点心,虽然摔得有些残破了,但是足够她裹腹的了。

    卫夕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一碗破粥还不够她塞牙缝的,她拿出一块豆沙酥饼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的吃下肚后,这才发现锦袋里还有他物。拿出来一看,是一个精致的花青瓷盒,旁边还有一张折叠起来的加工纸,纸面蕴着光亮耀眼的颗粒,应该是官家之物。

    她狐疑的打开,纸上写着苍劲有力的四个字——谨小慎微。

    “……”

    卫夕倏尔清醒了,嚯地抬头一看。只见正上方的瓦片被人从外面掀开了,给这间全封闭的幽闭室开了一个不大的天窗。

    殊不知她这个出其不意的抬眸动作让偷窥的牧容怔了怔,那双晶莹水润的眼眸登时慑住他的心神,一个不留意,差点从房顶滑落下去。多亏他及时攀住了檐口,这才稳住了身体。

    年初德妃回家省亲,得知他还未定亲后,她笑吟吟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容儿啊,人有七情六欲,凡夫俗子皆是无法避免。这感情一旦起了,你想逃也逃不了,对方的一瞥一笑便能让你神魂颠倒,你且试试看看吧。”

    当初他只是笑而不语,权当是长姐宠冠六宫,性子愈发矫情了。

    可如今,他是信了……

    卫夕听到了屋顶上窸窣的瓦片响动声,垫了垫脚,想看清雪中送炭之人究竟是谁。可是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块儿如墨的夜空,还有几颗盈亮的星子。

    然而她似乎能感受得到,一直有道灼热的视线在凝着她,踌躇了半晌,小声试探道:“君大人,是你吗?”

    牧容一愣,垂眸盯着她傻兮兮的模样,面罩下的眉宇不悦地攒了攒。

    卫夕见上面没动静,想了想,又换了一个名字:“花六?”

    心底的情动成功被她逼退,牧容咬咬牙,将瓦片咔一声盖上,不扬微尘的落地后,忿忿的瞥了一眼幽闭室生锈的铁门。

    也不想想,若是没他的准允,君澄和花六敢给她私自送东西么?还号称密探翘楚,脑仁分明也就核桃大。

    他轻轻冷哼一声,这头刚一踅身,眼前忽然寒光一闪,让他的瞳仁骤然一缩。牧容一个侧身轻盈闪过,左手二指已将飞来之物夹住——

    正是锦衣卫特有的追魂镖。

    稍远处闪出一个五大三粗的人影,劲装皂靴,唰一下抽出绣春刀来,锋利的刀刃在暗淡的月色下泛着熠熠寒光。

    “什么人!胆敢私闯新营禁地,还不快束手就擒!”张青山大喝一声,步步紧逼。

    牧容身手不凡,大可一走了之,此时却泰然自若的站在原地,精壮的腰板挺得笔直。有些话他还想与张青山讲,如今碰到也好,免得多费功夫去寻了。

    待张青山举刀快步接近后,他不疾不徐地扯下面罩,露出一张神韵清和的面容来。

    张青山原本怒目圆睁,看清来人后身体一怔,骤然收住了步子,惊愕道:“指挥……”

    话没说完,便被憋了回去。

    牧容抬起右手食指,抵在唇边示意他噤声,随后上前几步,将手中的追魂镖交换与他,细声道:“张教头,借一步说话。”

    将指挥使引入自己房里后,张青山战战兢兢的为他斟上粗茶。

    今夜轮到他当值,巡查到偏僻的幽闭室时,赫然发现屋顶上猫着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他躲在一旁窥了好久,却见那黑衣人竟然给在此受罚的卫夕送东西,当真是好大的胆子。本以为是队里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没想到竟是指挥使!

    张青山心头的诧讶还未褪去,举着茶壶的手不易察觉地抖了一下,心说莫非卫夕的靠山是指挥使大人?联想到今日给她的一拳,脊背顿时冒出了冷汗,放下茶壶,忐忑不安的站直了身。

    牧容倒也不驳手下人的面子,呷了口热茶,眼角含笑地瞥了一眼张青山紧绷的脸,“不必这么紧张,本官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卫夕和卢秋水起争执一事。听说当时张教头也在场,你且说与本馆听听。”

    “是。” 张青山偷偷咽了口唾沫,暗忖着十有八-九自己是猜中了,拱手呈敬上去,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他出手伤了卫夕的事也没敢隐瞒。卢卫两人起争执的事这么快就传到了指挥使的耳朵里,不难推敲到有探子潜在新营里,他隐瞒不报,说不定会捞得一个更惨的下场。

    好在牧容面无愠色,似乎并不在意他出手的事,只是道:“幽闭结束后给卢秋水换个房住,把这两人隔开,免得再添乱子。”

    “卑职遵命。”张青山颔首,暗暗松了口气,凝着指挥使如玉般的脸孔,忖度道:“大人,敢问您和卫夕……”

    点到为止,他没再继续说下去。

    现今来说,锦衣卫在朝野中呼风唤雨,许多人削尖了脑门也想往里面挤,自然而然的,新营里不乏官家后代。这批有门路的人也会提前送些银子给他们,请求教头多多照拂。既然指挥使亲自给卫夕送东西,两人的关系势必不凡,然而却没有提前给他这个教头打招呼,这倒是让他心生纳罕。

    牧容见他问到了点子上,心想着他或许目睹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耳垂倏地热起来,轻咳一声道:“想必张教头方才也看见了,那本官就直言不讳了。”

    张青山敛眉低首,洗耳恭听。

    牧容一抿唇,隐隐露出思忖的神态,抬眸看向张青山道:“卫夕是本官的一个远方表亲,自小身体欠佳,经不得饿。本官漏夜前来,也是受表姨母所托,送些吃的给她。”

    原来如此,这两人的关系果真非同一般。张青山暗忖着,被对方盯得一阵心虚,赶忙充起好人来:“大人,这事也不怪卫夕,明日卑职便把卫夕放出来。”

    谁知牧容却笑着否了:“不必了,犯错受罚乃是理所当然,本官不想在明面上坏了规矩。”

    “那……”张青山想了想,“卑职暗中派人送饭食过来?”

    牧容摇摇头,话锋一转道:“卫夕生性顽劣,有些不服管教,若是以后进了锦衣卫,这刀剑无情无眼的,本官想保她的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日后烦请张教头对她要求更为严苛一点,功夫上面把足劲,别让她偷懒磨滑。”

    张青山愣了愣,回想到卫夕往日的表现,完全跟指挥使嘴边的顽劣偷懒沾不上边。不过大人发话了,他定是不敢违背,只得恭敬地道了声是。

    “天色不早了,本官就先告辞了。”牧容站起来,复又戴好面罩,沉澈的眼眸射出两道警醒的目光,“张教头,今日之事,莫要让第三人知晓。”

    张青山登时摆正脸色,“是,大人放心。”

    他上有老下有小的,即便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扯指挥使的老婆嘴,这可是玩命的事。

    这天晚上,卫夕将锦袋里的点心全都啃光了,这才缩到老地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玩起手头上那个精致的青花瓷盒来。这里面盛着棕褐色的膏状物体,嗅起来气味芬芳,抹在手背上凉沁沁的,很是舒服。

    或许是某一种疗伤药,她这么想着,又警觉的睨向屋顶,这才扯下腰带,解开了衣襟,露出雪白的裹胸布来。张教头这飞来一脚还真是不惜力,她的腹部右侧一块淤青,肿起来半个拳头高。

    卫夕从瓷盒里挑出一块药膏涂在伤口上,尽管动作缓慢,可钻心的疼还是从腹部晕染开来,顿时让她冒出了冷汗,呲牙咧嘴地倒抽冷气,涂完药后整张脸都没了血色。

    “嘶……疼死老子了。”卫夕皱着眉重新穿好衣裳,虚脱似的倚着冰冷的墙面。这药倒是管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