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那些年我在锦衣卫最新章节!

是管用,没多久伤口变察觉不到疼了。缓过劲来之后,她盯着手里的青花瓷盒愣神。

    能给自己送药的人,一定对新营里的事了如指掌,除了君澄和花六,她还真想不到别人。

    会不会是孟尧和谭岳?

    敛眉想了想,她还是摇摇头。这青花瓷盒胎釉柔滑,色料明艳又不失素雅,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官窑产物,普通人根本没资格享用。

    思忖了好半天,脑细泡死伤无数,愣是没个所以然。卫夕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凉白水,合眼入睡。管他是谁呢,少饿一天是一天,知足常乐。

    本以为只是某个好心人的一时兴起,谁知一连好几天,吃食都会准时送到,除了点心,还多了一些卤制肉食。

    惊讶之余,她很不客气的将吃食收入腹中,可是不管她怎么问,顶上君子都是闷不吭声,送来东西后就阖上瓦片,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人究竟是谁?她心头的纳罕越来越浓,恨不得生出一双透视眼来。

    卫夕就这么没黑没白的过了几天。

    这天一觉醒来,她隐约听到了门外的鸟叫,猜思着大概快天亮了。

    幽闭室没有窗,铁门关上后就是一间促狭的密室,阴冷又潮湿。她打了个喷嚏,掰着手指算了算,今儿是第六天,暗无天日的生活终于接近尾声了。真难想象,若没有神秘人的接济,这六天她该怎么熬过去。

    没多会儿,铁门的咣当一声响,门栓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每到辰时都会有人过来送白水和清粥,卫夕习以为常,面上全无惊讶,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跺了跺发木的腿。

    铁门被人打开后,一束刺眼的晨光射进来,正巧落在了她的身上。她难受的抬手一挡,待眼睛适应了光亮后,眼瞳顿时一怔——

    来人身材魁梧似张飞,挡住了大边阳光,竟是多天不见得自家教头。

    张青山站在屋门口,对她招手道:“出来吧,幽闭到此为止。”

    “恩?”幸福来得太突然,卫夕讷讷地皱起眉,表情看起来忠厚老实,“不是幽闭七日吗?怎么……”

    “嗐,你这奶娃娃,脑子还真死。”张青山和颜色悦的嗔她一句,“这事本不怪你,但不处罚又不足以警戒众人,本教头就减你一日刑罚,也免得再落人口舌,说本教头是非不分。”见卫夕还在迟疑,他催促道:“愣什么?还不快出来,难不成你还想在里面多待几天?”

    “……不不不,谢谢教头!”卫夕旋即回过神来,乐颠颠的跟他走出去。这破地方,鬼才愿意在里面多待。

    外面天色大亮,空气清冷,院里粗壮的乔木已经落了多半叶子,孤零零的枝桠甚是萧条。

    卫夕抱着膀子打了个哆嗦,漂亮的眼睫急速忽闪着。这才被关了几日,时节就变了,彻底进了冬天似的。

    张青山一句话也没多说,意味深长的用余光睇她一眼,人虽然面色苍白,但精神还不错。他心知肚明,估计指挥使这几日夜里也没闲着,照旧送东西过来。若非如此,寻常人从幽闭室出来,哪还有个人样?

    卫夕被特准休沐一天,趁着大家都去教习场操练了,她赶紧跑去浴房,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换了一套崭新的短竭劲装,勒好腰带,又是一条英姿煞爽的汉子!

    这天傍晚,孟尧一行人回到了寝房,见卫夕提前被教头放出来了,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卫兄!”孟尧快步上前,两手扳住她的肩膀,目光熠熠地将她端详一遍,这才吁了口气,“别人都说一旦进了幽闭室,多数都会被折磨的精神恍惚,可让我好生担心。如此看来你倒无大碍,老天真是开眼了……”

    谭岳等人在身后齐齐点头,这些天他们谈论的话题多半都是关于卫夕的。毕竟她替这些人出了口恶气,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心里自然是过不去。

    若不是神秘人出手相助,恐怕她也得精神恍惚了。卫夕心里一嘀咕,眯眼对几人笑笑,语调轻快的揶揄道:“孟尧兄弟,你先前还嘲笑我饭量小,这头察觉到好处了吧?一碗清粥便能裹腹,咱可是打持久战的人——”

    才怪。

    此语一落,屋里顿时塞满了朗朗笑声,多日的阴云总算散去,这段小风波对这几人来说算是幸运的捱过去了。

    卢秋水还在幽闭,少了他的寝房里各种舒坦。据孟尧说,自从他们两人受罚后,队里一直很安稳。张教头大发雷霆后,跋扈之人也都收敛了,有几个还与他们交了好友,相谈甚欢,算是不打不相识。

    卫夕听得仔细,心头大爽,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某些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卢秋水这几日若是实打实的被罚着,出来也得饿的虚脱无力,量他有气也闹腾不起来。

    几人坐在通铺上唠着家常,谭岳很热心的把这几日的操练进度讲与她,除了刀法有些疑难外,其它的倒也不难接受。

    卫夕在寝房里比划了一阵,额头已经溢出薄汗。

    此时夜幕已深,她顺着窗棂朝外一望,残月墨空,清冷寂寥。估摸着又快到亥时了,身体里像钻进了一只小猫,挠的她心头发痒。接连好多天没有睡个安稳觉,原本应该早早入眠,而今她却睡意全无,打了鸡血似得兴奋着。

    孟尧打了热水进来,见她望着窗外愣神,便举着帕子在她眼前晃了晃,“卫兄,你看什么呢?”

    卫夕一怔,回过神来对他婉然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没什么,我好像有点东西忘在幽闭室了,得赶紧取回来。你先入寝吧,不用等我了。”

    话闭,她踱出屋门,一手撑住回廊的木围栏,从二楼一跃而下。等孟尧反应过来,人早就一溜小跑没影了。

    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

    若是那个神秘人不知道她被提前放出了幽闭室,或许今日还会来。

    幽闭室地处偏僻的东北角,一路上灯火稀少,卫夕只能靠着朦胧黯淡的月光辨别方向,还要避开巡查的教头。好不容易摸到了目的地,她翻墙而入,猫在角落里一棵不起眼的大树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巧能看到当初她待过的那一间屋的房顶。

    这才刚到十一月,飕飕的寒风已经刺骨,拂过脸上像极了冰刀子。没一会她便开始流鼻涕,抓着树干的手已经冻的发木了。

    院里放着几个铁黑火盆,里头火光寥寥,随着风儿晃得影影绰绰,更添了一股诡异气息,冷不防让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卫夕打了个寒颤,一等就是一柱香的时间。

    高处不胜寒,此时她已经冻透了,用袖阑擦了擦流出来的鼻涕,无奈的呵出一团白雾。那神秘人在第一天便知晓她被教头幽闭了,一看就是个内部人士,如今怎会不知道她被提前放出去这件事呢?

    一边腹诽自己呆蠢,卫夕眸光淡淡地瞥向弯月,冷不防有些失落。这几日回想起来像梦一般,那个从天而降的神秘人究竟出现过吗?

    怅然若失的情绪从心口蔓延,丝丝缕缕地将她缠紧,卫夕深深喘息了几口,心想着就当是一场旖旎的梦吧。

    这头刚要跃下大树回寝房休息,谁知稍远处的院里忽然闪进来一个人,四下张望后,身手灵敏的窜上了屋顶。

    混沌的眼睛登时一亮,卫夕的心脏开始幸福地战栗——

    不出所料的话,拯救她的大天使来了!

    短暂的调息后,卫夕按捺住心头的悸动,身轻似燕地跃下大树。稳稳落地后,绕到一个黑暗角落里,顺着墙头跳上了另一侧的屋檐,皮扎踏在瓦片上,全无一丝响动。

    黯淡的月色下,牧容猫腰坐在檐头上,并未察觉到有人在逼近。今日皇上特赐了秘制点心,他派人给父亲府中送了些,又在府邸分了分,剩下的全都给卫夕带来了。

    还不容易熬过了六天,明日他便可以不用做贼了,心里舒坦过后却浮出一丝古怪的惘然。

    他轻轻叹了口气,没再多想,轻车熟路地掀开了同一张瓦片,往前探了探身,向里面一望后,手头的动作忽然一顿——

    幽闭室里黑漆漆一片,角落里唯一的烛灯被人熄了。

    若非是睡了?牧容纳罕地敛起眉心,心下又觉不对。每日的这个时辰,卫夕总会眼巴巴的在下面等着,以至于他一掀开瓦片,便能看见一双格外清湛又眸光热切的眼睛。

    病了?还是……

    脑仁急速活跃起来,各种念头全都晃了出来,丝丝缕缕缠在他心尖上,徒然生出担忧来。

    思忖了片刻,他重新阖上瓦片,将鼓囊囊的锦袋挂在腰间,正欲跃下找人打开幽闭室大门,耳畔突然传来一阵窸窣之声。

    电光火石间,他眼光一凛,急速侧身,一个人影瞬间扑了空,和他擦肩而过,顺着屋檐的走势滑落了几步,这才稳住身体。

    夜色昏暗,他正欲细看,那人却蓦地转过身来,伸出两只魔爪,饿狼扑食般的朝他袭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三次元有点事,耽搁了,抱歉~~( ^_^ )

    感谢土豪,破费了!

    包子什么陷丶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8 20:31:02

    南山南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8 21:45:55

    泉榭雪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08 22:56:29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