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归卿最新章节!

    宫十二撇了撇嘴。

    本就压迫得柴仲彦决然拼命的气势竟又加强,纵然是小栓子这样心宽的盘观者,都不禁挠了挠脸:

    “奇怪,我怎么觉得有点冷,又有点气闷?”

    如今不过中秋过后不久,偶尔有点秋老虎、天气闷热也正常,偶尔吹起西北风,一起子凉了下来更是大势所趋,可这又闷又冷的算怎么回事?

    有了之前又是旱灾又是蝗灾的,小栓子对于天气异常很有点儿心悸——

    当然他家阿哥无所不能,他们家、族、甚至村扛过天灾都没有问题,只百姓不易呢!

    兄长叔伯们对小栓子几个都是挺照顾的,但宫十二的教育方针从来都是:

    不管年岁几何,男人就是男人,即使不足七岁的男娃娃,也没必要养成温室里头的小花儿。

    所以在赶着“鸭神”大军远足灭蝗的时候,小栓子也很是看了些惨事。

    此时抬头望天,眼神就不禁有点儿小担忧。

    然后转头摸柴捷的手:“你冷不冷?闷不闷?我去给你拿件衣裳?”

    柴捷根本没理他,心神都集中在柴仲彦闪着诡异寒光的拳头上,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硬是堵住他几要冲口而出的:

    “笨蛋,躲开,没看到有毒啊?”

    ——是的,柴捷很是觉得,不管是小栓子还是宫十二,都是俩笨蛋。

    那样明摆着不对劲儿的拳头,宫十二竟要赤手空拳去硬扛!

    纯粹找死的节奏好吗!

    绝对一撞上手,不足几下呼吸就能毙命的啊!

    然而嗓子眼给塞得很,柴捷连一声提醒都发不出来。

    再者,说时迟、宫十二和柴仲彦的拳脚实际却极快,还不等柴捷再有什么努力,那么,拳头已经对上。

    一声根本不像是骨肉碰撞能发出的闷响。

    像是最冰冷的雨雪降下之前,最后一声哀鸣。

    柴捷已经不敢再去看小栓子,但眼睛却还是死死盯着院子里头的两个身影。

    即使是宫十二,被毒死的样子也绝对不会比奶么么好看丁点。

    柴捷不爱看死人,他甚至是害怕宫十二的尸体,然而越是害怕,他越要看着。

    ——不看着,怎么能记住自己一时任性,挑拨出了怎样无可挽回的结果?

    哪怕没有小栓子和宫阿爹,宫十二也是柴捷的救命恩人。

    柴捷或者不是滴水之恩就会涌泉相报的好孩子,但他其实也不是真要为点儿小心思就算计死恩人的白眼儿狼。

    他是安乐君。

    皇帝最宠爱的孙儿,太子和太子君唯一的孩子。

    他不是个会轻易给人偿命的人,但也绝不逃避。

    无论什么结果,他都会面对。

    柴捷冷冷想着,努力瞪大眼睛,却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早已模糊。

    小栓子看着自家阿哥赤手空拳却打裂了柴仲彦的指套,本是兴奋得连冷啊闷啊的都忘了的,只不过是没忘了安慰柴捷一句“放心吧,阿哥有分寸,只会打碎指套,不会打伤柴叔父骨头的”,结果一转头,发现这小孩儿紧张得眼睛都发直了、眼泪也下来了,不由大惊:

    “阿捷阿捷你别担心了,我都说没事了……”

    又冲院子里头喊:

    “阿哥阿哥算了吧,阿捷担心得厉害呢!阿爹的饭也快做好了,不如歇歇好吃饭啦!”

    宫十二其实不太相信柴捷是担心哭的,但那眼泪确实落下来了,再联系之前这小鬼的表现——

    忒么滴该不会是以为大爷我会给毒死吧?

    宫十二有点儿囧,加快速度又给了柴仲彦几拳,直把他的指套都打成碎渣、鞭子也给扯成几段之后,一爪掐在柴仲彦脖子上,膝盖抵住他后腰,将之整个人压制在地面上——

    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殊为不易,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小鬼说他是个将军,可看着这手段阴毒得,寻常杀手都比不得。

    宫十二压制他的短短一瞬间,这家伙肩胛骨一耸,就不知道扯动了哪儿,腰带上,嗯,正好是宫十二膝盖压制的地方,就又冒出一蓬毒针;

    同时左手反手,竟是一把毒烟!

    毒针宫十二还能用空着的右手勉强兜住,毒烟为了不污染花花草草、祸害家人乡邻,宫十二不得不求助系统君好吗!

    才收起这么一小团烟雾,系统君那黑心肝的足足要了十万个奖励点好吗!

    哪怕兑换出来的“收纳瓶”不是一次性道具,勉强还能再用二十九次,这花费也让宫十二心疼得直抽抽啦!

    奈何柴仲彦又不比楚铮,也不能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