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归卿最新章节!

    宫十二相当顺利地摸到程家村村长家,然后又相当顺利地,搭着里正家的大儿子,宫十二要称一声金罐大兄的某壮年汉子顺风车,也跟着进了屋子。

    路上,早悄悄和王金罐说了:

    “瓶子哥哥看着还好,就是娃娃中暑晕过去了,老憨叔爷说等回村了再找药。”

    嗯,应该不会要紧的吧?古代医术再不济事,也不至于连点儿刮痧也能治的暑气,都没法子的吧?

    宫十二一路这么想着,自己也觉得没问题,话说出来就颇笃定,听得王金罐心下就是一松又一怒:“程浩健自己作孽,却带累了我弟弟外甥!”

    一时也顾不上问宫十二怎么不跟着会村子里去。

    倒是宫且楦、宫且林几个,很是瞪了宫十二两眼,宫十二只笑嘻嘻和伯爷叔爷们行了礼,就站到自家大伯爷身后,听了一会子里正和程家村那些无耻之徒之间的扯皮,就扯着宫且楦的衣角小声道:

    “大伯爷,我忘了什么时候,听过一个蛮好玩的故事,嗯,和眼前仿佛还能对得上景儿哩!”

    宫且楦早给程家村的这些所谓德高望重的族老村老们恶心得不行不行的,闻言果然问一声:“什么故事?”

    宫十二就照着自己半桶水的理解,将“西门豹治邺”的故事给说了一遍,宫且楦听完,果然抚掌大赞:

    “善!程氏祭祀龙王,也可遣族长、村长,并族老、村老,以及书香传家,自觉堪为龙王座前传声献礼者,先行浴火往也。幸来告语之,吾亦送子往!”

    他这话说得文绉绉的,别说程家村的,就是小王村跟着来的村老也有不少没能听明白,而能听明白的,如宫家几位,并里正王铁昆等人,皆同笑而抚掌,王金罐更要赞弟婿一句:

    “说起贵村书香传家者,非弟莫属,何妨速速往之?兄虽不才,可为阿弟堆柴点火引路也!”

    他一边说,一边还招呼了人就往外头去,似乎真就立刻要把柴火堆起来,送程浩健升天去见龙王爷了!

    ——至于为什么见龙王爷要点火升天?

    ——程浩健父子出的好祭祀法子,王金罐这个做舅兄的,哪儿舍得不从命?

    里正也正恨着这个哥婿,当下潜力无限爆发,一手亲家,一手爱婿:“走走走,去叩见龙王老爷,浩健一人哪里够?亲家也一道跟了去,回头见了龙王爷何等威严,也好回来与我仔细说一说!”

    那边厢,宫且林也一手拉紧了程家村长程大太爷,其他村老各自看好了程家村的村老族老们,倒也巧,除了被王金罐招呼着出去准备火堆的几个,剩下的人正好和程家村的配了个一比一,唯有宫且楦自恃身份不肯出手,倒险让程氏族长程二太爷落了单,好在有宫十二及时动作,也将人拿了个正着,都热热闹闹恭贺:

    “叩见龙王老爷那样大事,浩健父子哪里够?总要各位德高望重的都去见一回才是礼数,回头和我们说一说,也是两村邻里多年、又数代联络有亲的,都沾一沾光哩!”

    当下把程家那些人吓了个半死,程老九是个屠户,自以为有把子力气,不想遇着个宫且桐——这位正是宫待启他爹,能教得出个少年杀狼那般彪悍儿子的汉子,纵是人过中年,又哪里是区区屠户,靠一把子力气就能挣脱的?

    轻轻巧巧往腕上一敲,身上一点,就能让程老九痛得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挣扎道:

    “别别别,别乱来啊!从来这烧死了的人,哪里还有回来的?”

    宫且桐冷笑:“是呀,可你们都说我们村的外孙,叩见了龙王爷还是荣幸哩!即是荣幸,又何必拘泥归不归?”

    程二太爷倒不是屠户,可他能越过已经当了村长的大族兄成了族长,自然也有所依仗——这位少年时是正经练过两手,早年还在县里当过捕快,虽到五十几岁退下来的时候也没能混上个捕头当当是个遗憾,可几年也从来没忘了练一练身手。

    他自认是个比程老九更有指望挣脱出来的。

    不想他身手虽好,年初也才独自一人就按住一头大猪,宫十二却不是猪。

    只见小小一个孩子,单手就拿得他挣不脱、甩不开的。

    眼看着王金罐那柴火堆已经高高架了起来,程家村这边发现了不对的人也有,青壮也围过来不少,可要么是一开始就踟蹰着不敢动手的,要么是还没等上前,就给宫且楦三言两语说得直傻眼:

    “这,这叩见龙王爷的差事,自然、自然不是我们这样的旁支小辈能胜任的……”

    可族长村长们就能去了吗?感觉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

    更有一起子人,给王铁昆一一点名,再问几句:

    “怎么,你们是恨不得自家孙子直接就去见龙王爷呢?也不怕万一龙王爷不满意要遣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