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归卿最新章节!

    楚家和吕家仿佛还真是什么旧交,楚铮婉转与宫十二打探半日,见他始终装傻,宫阿爷与宫大伯爷(宫且楦)这两个疑似桥下客的老人家更是一个比一个藏得深——

    眼看着腊八又一日日近了,楚铮不舍得让哥哥连个送腊八粥的外家人都没有,也就没耐心耽搁,索性直接问开了。

    宫且楦笑抚长须,宫阿爷劈着木材,竟都直接认下:

    “我们自然是吕家人,也自然知道你是楚家的——

    不然,能由得你听说那许多?”

    楚铮倒也没失礼到往宫家造纸印刷的作坊上摸,可宫家人养的鸭子鸡、防范的来年蝗灾,陶弃带着小栓子几个背的增广贤文、宫学岭几个读的论语等,宫家并不急着印刷售卖的东西,可都没避着他呢!

    凭什么?

    自然是因为确认过这楚铮确实就是那个楚家的人。

    说起来这楚吕两家,还真是二三百年老交情的人家,虽然一个是传承千年的老世家大姓,一个是随着前朝皇帝起兵才崛起的土鳖人家,虽然相识的过程并不甚美好,两家在前朝并称边疆双壁的那两百多年里头,也是针锋相对的时候更多些……

    但就是这么神奇,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两家子,除了最初那一点被呆傻愣完全不懂得世家心思的吕家老祖宗做成仇怨的恩情之外、几乎没丝毫善意来往的两家子,却也是,真正能托生共死的两家子。

    吕家能在楚氏子弟遇险之时,不等前朝军令,悍然出兵,楚氏自然也能在吕氏遁隐百余年后,依然念念不忘。

    宫且明叹息:

    “你我两家交情,自不必说——

    当日君王昏庸,竟为了外戚纨绔无耻之举,便要辖制吕氏满门……亏得楚家相助,方才得以逃脱。

    如今贤侄有甚难为,只管说来,吕氏也不是只会逃避隐居而已。”

    楚铮垂下眼睑,当年吕氏哥儿英姿无双,妩媚亦是少有,皇后之弟见之心悦,竟不顾那哥儿早嫁人为郎硬要亲近,甚至打伤了那哥儿的夫婿,更妄图以那哥儿之子为质要挟,终惹得那哥儿怒极,不过一招,便将其毙于掌下。

    皇后的兄弟原不只那一个,然而却惟有那一个是皇后同爹所出的至亲幼弟,皇后阿爹年岁也不轻了,痛失爱子之后更是大病一场、缠绵病榻,皇后便以

    “吕氏历年掌边疆军务大事,几与朝同长,本是君王臂膀,然而奴之弟也是太子至亲,不敢称腹心之近,也当有足下之重——

    如今臂膀伤了脚趾甲,纵然太子仁厚不予计较,臂膀又焉敢无一疑窦,护主如初否?

    奴纵有私心,也是为陛下与太子计长远,吕家树大根深,无变则罢,倘若生变,则恐变天之大也”

    为由,说服皇帝辖制削弱吕家。

    吕家眼看着势头不对,又有那一干子卫道士以祸水为名,要诛杀那吕氏哥儿,吕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当朝痛驳一顿之后,不等夺权抄家的圣旨下来,直接举家举族远遁出京,隐姓埋名藏于这小王村,转眼就是百余年。

    这百余年间,吕家是眼看着前朝覆灭也不出山的冷漠,却也是宁可守着这方圆不过数十里之地,并不以前朝覆灭去博今朝富贵的漠然。

    宫且明叹息:

    “本朝太祖,也是英武之君,奈何我吕家到底受过前朝大恩,虽有当年龌龊,也……

    再说太祖麾下人才济济,也不差几个吕氏子弟,只不想楚家嫡支竟凋零至此。”

    楚铮紧了紧拳头。

    当日吕氏遁走之后,又不知有多少人看楚家不顺眼,开始时候因边疆双壁只余一家,皇帝再忌惮也不得不倚重,还不曾如何,待得太子爹族、郎族两家外戚嫁儿与楚家不成之后,竟莫名生出要削弱世家的心思,偏手段又远不及本朝科举取士,寒门世家公平竞争的光明正大,楚家偏又是世家里头极少数有军权武力的家族……

    堂堂帝皇之尊,九层丹陛之上端坐的天之子,竟生出那样鬼魅心思,趁着楚家子弟抵御外族之际,命心腹背后暗算,数场战役之内,就狙杀楚氏子弟近百人!

    可怜楚氏,原也不缺明智之人,也早知道皇家两代君主眼光心胸皆有限,奈何再想不到竟做出在那样要紧战役中背后算计之事,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楚氏子弟中悍勇领兵者已然凋零不堪,剩余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