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讨逆最新章节!

    长安大军一直驻扎在邢州,而邢州之前就是邓州。

    大堂内,众将云集。

    地图就挂在边上,一个老将指着邓州自信的道:“老夫确信,大军只需开进,邓州军便会打开城门,迎接王师。”

    窦重跪坐在边上,不置可否。

    他看了魏忠一眼,“老魏以为如何?”

    谁都知晓魏忠的女儿魏灵儿和那位秦国公之间的关系亲密,为此魏忠对杨玄的态度也颇为微妙。

    这是在刺激魏忠。

    魏忠没看地图,“舍古人来自于山林中,野性难驯,凶悍异常。北辽连续数次攻打皆败北。这是一个凶狠的对手……”

    窦重沉声道:“说直接些。”

    是吗?

    魏忠看着他,“北辽除去南方大军之外,其余军队与大唐一般疏于战阵。承平多年,那些北辽将士面对这等凶悍的野人,败北是必然。

    而南方的北辽军多年来一直压制着大唐,自信满满。你我都知晓,将士们自信满满,十成的实力,便能使出十二成来。可这样的北辽人,依旧被北疆打的满地找牙。”

    “这么说,你看好杨玄?”窦重的眸子里多了些冷意。

    “老夫不知为何总有人说北疆会败。”

    “那你为何觉着北疆必胜?”窦重问道。

    “简单。”魏忠说道:“长安大军出击,北疆震怖,根基不稳。在这等时候,杨玄灭了北辽,留下人马戍守宁兴就是了。

    宁兴乃是坚城,舍古人也就万余人,其余人马皆是北辽降卒,想攻破宁兴那等雄城难之又难。北疆大军随即回撤,压住局势,静待长安大军来临,这才是杨玄该做的。”

    “那么,魏大将军以为他为何不归?”随军的内侍冷冷的问道。

    “老夫以为,他不归,是因他觉着,此战必胜!”魏忠说道。

    内侍呵呵一笑,“大将军对杨逆倒是信心十足啊!”

    这话是在暗示:你是不是和杨逆在互通款曲。

    大唐到了这等要紧的关头,一群蠢货还在党同伐异……魏忠想到了女儿在来信中的话。

    ——阿耶,你常说天下大才皆在长安,我信了,于是便去参加诗会。我看到了许多大才,才华横溢,或是谈兵论道自信满满。

    可我发现,这些大才,没有一个能与杨玄相提并论。

    ——杨玄不乏冒险的勇气,但,他不是那等孤注一掷的赌徒。

    ——他坐拥北疆以及北辽最为富庶的南方,只需数年便能强大到令长安谈之色变的地步,那么,他急什么?

    魏忠一直觉得女儿是个娇娇女,直至一次有人来家做客,魏灵儿恰好见到了,回头给他说,那人走路时目光游离,看魏家的装饰时带着一种估值的审视……不可深交。

    魏忠不以为意。那人是他故交老友的儿子,来长安是想请他帮忙。事儿不大,但涉及到了两个权贵。

    魏忠本已决定出手,可却因为有事儿耽误了半日。半日后,他得知那位老友之子竟然把他给卖了。

    魏忠虽然恼火,但女儿竟然有这等识人之明,却令他生出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欢喜。

    杨玄和舍古人的大战会如何,魏忠也拿不定主意,直至魏灵儿的书信到来,他才决定赌一把。

    赌赢了,他便是高瞻远瞩,窦重威风扫地。

    赌输了,窦重多半会悄然弹劾他和杨玄互相勾结。

    但!

    那又如何!

    窦重在频繁施压,在寻找他的错处,这事儿是窦重的本意,还是皇帝的授意还不得而知。但作为勋戚的代表人物,魏忠不准备忍了。

    所以,他赌了!

    “老夫觉着,北疆,必胜!”魏忠澹澹的道。

    “哦!”内侍看了窦重一眼。

    看来,寻老夫错处是皇帝的意思?

    魏忠心中一冷。

    窦重说道:“舍古人,凶狠。”

    北疆还差点意思。

    内侍尖利的笑道:“可见魏大将军对北疆情有独钟啊!”

    情有独钟这个词用的莫名其妙,但众人都感受到了些暗流涌动的气息。

    魏家虽说在勋戚中颇为得意,但当下的大局越来越明晰:随着卫王被囚禁,越王独孤求败。皇帝很明显要和杨松成联手来一场清洗。

    世家门阀中,周氏几乎已经预定了一个灭族的指标。

    宗室中,梁王等人被削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权贵中,魏忠首当其冲。

    魏忠要想在这个局中死中求活,委曲求全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孩子过家家,我认输了,我认你做老大就完了。

    这是你死我活!

    魏忠就算是此刻致仕,依旧逃不过清算。

    在判断想拿自己错处的是皇帝后,魏忠就知晓,此次令自己随军北上,不是什么倚重,而是想借此拿下自己。

    既然如此,老夫便赌一把!

    魏忠起身,“老夫还得去巡查一番。”

    等他走后,大堂里的气氛活跃了许多。

    “若是杨逆败北,北疆定然人心惶惶。大军无需攻打,只需逼近,老夫敢打赌,定然是望风景从。”

    “是啊!天威煌煌,谁敢忤逆?”

    “只需打出只诛首恶,余者宽恕的旗号,估摸着此次就是一次行军。”

    内侍干咳一声,“舍古人凶狠,不过将士们胸怀忠君报国之心,奋勇杀敌,成功夺取了内州等地……”

    可内州等地如今在北疆军的手中啊!

    众人一怔。

    可接着又欢喜了起来。

    若是北疆望风景从,那么长安大军只要足够快,就能抢在舍古人之前占据内州等地。

    到时候战报上写个苦战破城,难道长安还会和咱们计较?

    皇帝正想着张扬自己的威势,长安诸卫破城就算是假的,他也乐意于营造出真的气氛。

    如此,皇帝威风凛凛,我等功劳等身。

    妙啊!

    果然,宫中的都是人精啊……众人看向内侍的眼神中带着些忌惮之意。

    窦重澹澹的道:“可有人却觉着杨逆必胜。这是在作甚?老夫以为,这是在为叛逆张目!这是想动摇我大军的军心!”

    内侍厉声道:“其心可诛!”

    众人心中一凛,知晓窦重和宫中已经有了共识,要在此次出征的半道上拿下魏忠。

    为叛逆张目!

    动摇军心!

    这两条哪一条丢出来都能杀头。

    皇帝自然不可能杀了魏忠,否则勋戚会震动,会抱团。

    但流放呢?

    魏家多年传承下来的财富有多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