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晨光文学 www.cgwx.net,最快更新穿书之调香师最新章节!

    埃德显然没有想到苏栩回到空间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关于自己在空间外的视野,卡了一下,才呆愣愣的说:“我能看到的,大概就是你能看到的吧……”

    苏栩紧跟着又问道:“那你是通过我的眼睛来察看外面都发生了什么,是吗?”

    埃德摇了摇头,想了想才说:“我的视线位置大概应该是在你头顶上方,这就好像我身处一个全透明的球里,整个三维空间里并没有死角,无论哪个方向都没有遮蔽物。”

    “我的头顶……”苏栩重复道,接着一脸黑线的说:“那也就是说,你一低头,看到的就是我的头顶。”

    埃德茫然的看着他,说:“对啊。好在你的脑袋不大,也没烫那种爆炸头,不然我的视野范围肯定要被你的头发遮挡很多呢。”

    苏栩的大脑里瞬间浮现出一个画面:他的头顶上顶着一个雪花玻璃球,玻璃球里坐着一只阿富汗猎犬,左顾右盼的打量着周围的世界……

    苏栩的脸色不由得越来越黑,从来不说脏话的他也忍不住脱口而出一声“卧槽”。

    不怪苏栩对于埃德新获得的权限有些大惊小怪。刚开始从上看到这条给埃德的奖励时,苏栩对这条奖励的内容并不是很理解,再加上埃德从来没有主动在自己离开空间的时候和自己联系,因而只是抽象的了解到埃德的视线不再仅仅局限于空间。

    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如果埃德什么都能看到的话,那对他来说岂不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可言?自己每天每分每秒都干了些什么,说了什么话,见了什么人,甚至做了什么隐秘的事情,埃德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想到此,他不禁庆幸,幸好自从完成一级任务之后,自己还没有自我解决过生理问题,否则连这种事情都被埃德看到的话,他宁可放弃空间,一辈子都不想再去面对埃德了。

    埃德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脸上露出一个讪讪的又带了点猥琐的笑容,有些别扭的抬起爪子在空中虚划了一下,道:“别把我想的那么下流,我对你才不感兴趣呢!我感兴趣的是有八块腹肌的性感壮男!”

    苏栩哼了一声,说:“我以为是油光水亮的金毛或者高大魁梧的藏獒。”

    埃德高傲的打了个喷嚏,抬起下巴,说:“不要把我的品味想的那么低俗,我对那种比你们还要愚蠢的动物不感兴趣。”又想起什么,说道,“不过话说,世界支柱沈嘉睿长得还挺好看的,脑子也聪明,都快比上我了。不过性格可真够糟糕的。”

    苏栩深以为然,道:“是太腼腆了些,太缺乏安全感,有些软弱了。不过现在正在好转,已经知道要努力和同班同学好好相处了。”

    埃德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话。作为空间指导,他可以钻漏洞帮苏栩完成任务,却干预不了世界支柱的沈嘉睿的生活。沈嘉睿注定要成长成那样的人,无论自己怎么提醒苏栩让他提高警惕,他最终还是会变成已经定好了的样子。而无知的人是最快乐的,既然如此,不如还是让苏栩继续误会着吧,这样无论对谁都有好处。

    一谈起沈嘉睿,苏栩就像天下所有为子女感到自豪的父母一样,有点管不住话匣子了。而今天又发现自己的儿子不仅是“少女杀手”,还有成长为“少男杀手”的趋势,心中的骄傲和担心简直不吐不快。

    埃德有一句每一句的听着,时不时的查看一番空间外的状况,直到再一次发现沈嘉睿靠近卧室,忙提醒苏栩离开,这才把自己从“嘉睿如何优秀非常”的轰炸中解脱出来。

    沈嘉睿今天被苏栩“犯病”的模样实实在在的吓到了,完全把苏栩当成了一个玻璃人,床都不让他下。他把晚饭端到了卧室让苏栩就躺在床上就餐,甚至连碗都不想让苏栩自己端,打算直接喂饭给苏栩吃。

    苏栩被他这番阵势弄得哭笑不得,别说他本来没病,就算有病,只要没虚弱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也无法接受别人喂饭给自己吃。不过在沈嘉睿的强烈坚持下,苏栩还是让他象征性的喂了两口粥,最后还是强硬的把碗从沈嘉睿的手里抢过来。像个重病患者一样在床上吃饭已经是他的极限,被儿子投喂就完全接受无能了。

    沈嘉睿看着苏栩把碗抢了过去,又在他的催促下才把自己的碗端起来开始进食,心中甚是遗憾。给爸爸喂食,虽然只喂了两口,但是感觉还不错,当然,如果能让自己喂完就更好了。

    沈嘉睿今天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放松下来以后,很快就觉得疲惫困倦了。苏栩见他眼睛都睁不开了,忙催着他去洗漱,上床睡觉。可等沈嘉睿在苏栩身边躺下以后,苏栩却发现他一直不肯闭上眼睛,两只眼睛牢牢的盯着自己。

    “怎么不睡?眼睛都睁不开了。”苏栩用指尖点了点他的鼻子,又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笑着说,“快点睡吧,明天就要去上课了,别到时候起不来床。”

    沈嘉睿摇了摇头,坐起来按着苏栩的肩膀让他躺下来,说:“我替爸爸守夜,万一我睡着的时候……”

    沈嘉睿的话只说了一般就停了下来,不过苏栩只是稍稍想了一下,就明白这孩子心里在想什么,心中顿时感动不已,忍不住凑过去在他的脸上印下一个吻,让嘴唇在他的面颊上停留了好几秒钟才抬起头说:“辛苦嘉睿了。不过爸爸没事儿。爸爸身体没有问题,真的,一点病都没有。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我也是很惜命的,如果有病,我一定去医院好好做个检查。”

    沈嘉睿的眼睛在灯光微弱的壁灯下闪闪发光,他深深的望着苏栩,轻声道:“那您今天在超市为什么会突然变成那样?”

    苏栩张了张嘴,最后有些颓然叹了口气,伸手将男孩儿搂在自己的怀里,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后背,又侧头在他的发际线上轻轻的落下一个短暂的吻,说道:“爸爸……爸爸以后再告诉你,好不好?快睡吧。放心,爸爸很健康,一点不舒服的地方都没有。”

    沈嘉睿默默的伸手抱住苏栩的腰,半晌才小声的说道:“那说定了,爸爸以后一定要告诉我原因,不能骗我。”

    苏栩像哄小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后背,又顺着他的背脊缓慢的从上到下的安抚着他的情绪。不过几分钟以后,沈嘉睿的呼吸就变得沉重而悠长了起来。他小心的收回自己枕在沈嘉睿头下的手臂,又将他的睡姿摆好,这才躺了回去。今天在医院折腾了一个晚上,苏栩也觉得疲惫的不行,只想马上睡觉。

    不过他听了埃德的建议,没有再用空间中的空气包裹自己的鼻子。可这样一来,空气中各种恶心的气味又熏得他实在睡不着觉。

    “放松,别想那些气味有多难闻。”埃德声音适时的在脑海中响起,“不要在意你的呼吸,不要在意你闻到的味道,把你的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上,想什么都行,想你的二级任务,想一种新的配方,想要为沈嘉睿配什么香水,想为赵夫人配什么香水都可以。”

    “人是无法通过屏住呼吸把自己憋死的,因为人作为生物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是强大而不可控制的。”埃德的声音变得轻柔而又缓慢,“不需要你自己做太多干预,把一切交给本能,当你的身体发现没有退路的时候,他就会开始调节自己去适应环境。你要做的只是把握方向,然后学会如何利用你身体的妥协。”

    埃德的声音柔和优美,低声呢喃时,仿佛是一首从泛着朦胧的木头光泽的竖琴中流淌出来的轻缓悠长的安魂曲。苏栩努力的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埃德的声音上,而埃德似乎也正有此意,不停的说着话,讲起自己小时候的趣事,自己在学习调香时闹出的小笑话,吸取的经验教训。

    苏栩听着埃德的声音在自己的大脑里飘荡着,渐渐的,鼻子里那些难闻的气味也似乎淡了很多,又过了半个小时,他的意识渐渐的溃散,最后陷入了睡眠。

    空间里,埃德舒了口气,把自己意识从空间外收回来,站起来找点水喝润润嗓子。又想起苏栩在知道自己什么都能看到时那种如遭雷击的表情,脑中灵光一动,嘿嘿的笑了起来,开始向如何利用这一点给苏栩施加压力,让他快点完成二级任务,早日把自己放出空间。他这几天很是认真的观察了一下这个世界,对小区对面的那家大超市门口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